众怒难犯

春秋时,郑国的大夫尉止因为与掌握朝政大权的子驷意见不合,纠集了宗族的一伙人发动叛乱。尉止带兵杀进宫廷,杀死了子驷、子国等人,并将郑简公劫持到北宫。

子驷的儿子听到尉止叛乱的消息,在家中没有作任何布置,就率领部分亲信去攻击尉止。结果,家中的奴隶和仆人乘机逃跑,家中的财物也被抢走不少。

而子国的儿子子产却临危不乱。他先派人对整个府邸实行警戒,封好府库,派专人防守,然后召集所有的家奴,说明情况,要他们和自己同心协力,一起去平息叛乱,然后带领人马去攻打叛乱的尉止。

而郑国另一个大夫子孔,因为事先听到了风声,那天没在宫中。他听说子产起兵平叛,立即出兵协助,终于和子产一起杀了尉止,平息了叛乱。

叛乱平息后,子孔作了郑国的执政大夫。

子孔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,制作了盟书,规定所有的官员都要各守其位,听从他的命令。有些大夫和将领对此不满,他准备大开杀戒,威逼他们顺从。

子产劝阻他,要他烧掉盟书,子孔不同意,说:“我这样做是为了安定国家。有人不同意就烧了它,他们发怒,就让他们发怒好了!”

子产又劝他说:“众怒难犯!专权是难于成功的。把这两件难办的事合在一起,要使国家安定,那更危险。不如烧了盟书来安定大家的心。这样,朝中还是你执政,你说了算,大伙也安定了下来,这不是很好吗?不然,惹起了众怒,国家又会发生祸乱了,那不是很糟吗?”

子孔听子产说得有理,便听从了他的意见,当众烧掉了盟书。郑国也因此安定了下来。

后来,“众怒难犯”这一成语,用来形容众人的愤怒不可冒犯。

成语出自:《左传·襄公十年》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